欢迎光临 美丽华家具 官方网站!

新浪微博 在线留言 收藏本站

详询热线:0797-6588046 13879763711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美丽华 > 资讯中心 > 行业资讯 >

南康家具如何整顿良性发展!

文章出处:美丽华人气:发表时间:2017-03-09 16:59【

最近去南康参加一个讨论会,会中又有人提出久违了的口号:做大做强、强强联手、产品走向高端等等。
我第一次去南康,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,那时候家具厂没有多少,几十家吧,规模都很小;金融危机之后,我又去了,吓一大跳,竟然有几千家。
在金融危机时,广东一些工厂减少订单或关门,南康的工人返乡,在当地政府的鼓励之下创业,各家企业的规模都很小,他们原本是车间主管、技工什么的,一下子变成老板,管理能力肯定不足,市场能力更不足,有许多至今甚至还是广东的东家的承包商,生产一部分产品或零部件。
就这样一群小企业聚集在一起,在南康(他们说是产业集群,我认为他们只是聚集,还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产业集群),在现阶段,怎么可以提出做大做强、强强联手、产品走向高端……之类不切实际的口号?
先说做大做强吧。
过去30年,中国人依靠成本优势,搞大规模制造,工厂越做越大。
这是因为他们之间,没有“产品差异化”,都做一样或类似的产品,因此只能靠拼价钱,因此利润越做越低,因此只能扩大生产,来弥补利润不足。
工厂是做大了,凭什么能做强呢?尤其到了今天,经济学者吴晓波,替今后中国的制造业开创了一个模式:
专业化公司+信息化改造+小制造
他认为,在不久的将来,在中国,难以找到“价廉物美”的工人了,他说的是难找到有三年以上的工作经验的工人(指在某一行业工作三年以上的技工),这种现象,其实现在已逐渐明显,工人不断跳槽,从一个行业跳到另一个行业,尤其是90后的工人。
不像过去,有大量的工人供应,企业因此可以很容易扩大,虽然是低层次的扩大。
今天的家具业,成本60%-70%是材料,另外工资占15%-20%,单单这两项,已占成本的80%-85%,剩下百分之十几二十,供企业来运作,利润有多少,一目了然,越来越薄的利润空间,进一步地约束了家具企业的扩张。
因此,家具企业要生存(不是做大),必须:
·使产品差异化;
·提高生产力
 产品要差异化,首先要求企业主要自我提升,意识到差异化的重要性,才会去请设计师、请专家去改善、去创新……自己意识不到,只靠去抄、去仿,然后低价出售,那企业连生存都困难,甭高唱做大。
目前,南康的家具厂的生产力很低,26万人才产出152亿,人均年生产不到6万,这里边可能有“隐情”,但即使乘以3,也不到人
生产20万,还是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,这当然和他们规模小、产品层次低、企业主自身受教育层次低、设备简单等等原因有关系。
因此提高生产力才是今天最主要的话题。怎样提高生产力呢?
南康有那么多家具厂,据说有6000家,那就应该引导他们从产业聚集走向产业集群。
其中一个明显而有效的手段,就是强弱联合。这6000家工厂中,有0.5%的企业稍具规模,那就可以以这些稍具规模的企业为核心,和区内小微企业结合,形成一个树形的关系网。
稍具规模的企业,应主要集中力量做设计、做市场,而将中间加工生产的一部分,分包给区内的小工厂,自己只做关键的部分。
日本的办公家具业,这种生产形态十分显著。比如岗村、伊藤喜、国裕等企业,将生产“下受”给许许多多承包厂,这些承包厂又下受、再下受……成为树形。
大企业
下受
(中小企业)
 再下受
 (小企业)
再再下受
(小微企业)
市场好时,大企业很容易扩大供应,因为,那些再再下受企业还可以再下受,市景不好,先牺牲下端的,因此日本办公家具5-6家大企业,永远屹立不倒、伸缩自如。
这就是强弱联手。
小企业、小微企业,由于只承包做一些小零件,人手少、设备少、管理容易,因此生产力可以提高。
这就是日本的生产力,比我们高出5-8倍的原因之一。
前面我们分析了今天的家具业,要做大比较困难,因为:
工人难请,尤其是技工
获利薄,难有资金积累来做大
因此企业做不了大。要生存,还得追求差异化,并且提高生产力。
在南康的产业聚集地,区内应寻求强弱合作,形成树形的产业结构,培育出龙头企业,带领整个聚集区走向产业集群。
下来我们讨论一下什么样的家具企业称得上强,企业不做大,能做强吗?
当然可以从生产方面来,吴晓波的“专业化公司 + 信息化改造 + 小制造”就是企业走向强的道路。
专业化生产就是聚焦,不要什么都做,可以从门类上聚焦,比如伊藤喜在七、八十年代,集中力量做一张打字椅,畅销全世界;也可以在风格上聚焦,比如只做路易斯风格,我只做都铎式风格;甚至可以在材料上聚焦,比如朱小杰只用乌金木搞创意,侯正光用胡桃木……
我在几年前写过一篇焦点法则,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找来看(家具企业案例与实务,中国林业出版社),过去的国营大厂,产品几千种,什么都做,不但成本高,效益也低。
信息化改造,这个课题讲的人多了,我就不再重复,我只想补充一句,信息化改造,最大的阻力应该是老板本身,尤其是那些体力型的、受教育低的老板,因此我才一再呼吁小企业主的自我提升。
信息化改造在办公、业务运作等,都比较容易,而且中国也相当普及了。在生产上则比较困难,板式家具还好,因为制作过程简单,而实木、板木就相对困难了,其实说难也不难,现在数据化设备(CNC)相当多了,镂、铣、钻、锯、平面雕刻、三维雕刻、旋等,都可以数据化了,制图员在制图时,可以顺带将NC设备的U盘刻录好,到车间就可以生产了。
将来即使是实木家具厂,零部件一定是这样生产的,只有组装,还需要木工、技工。
由于聚焦、专业化生产,因此就会是小制造,不久的将来,我们不可能再搞几千人的大工厂了,各个存活下来的企业,聚焦于某种产品,精工细作,组成中高端产品供应企业。
从来没有人去定义,家具企业多大的规模才算大,多小的规模算小,我个人根据中国的现状,认为做中高端产品的工厂,应该250—300人左右,厂房占地50—60亩,产值在一个亿左右,这样的规模最舒服。
这只是我个人主观的算法,仅供参考。这样的企业,聚焦经营,几代人之后,当然是很强的企业。
但家具其实包含了两个属性:
 ——艺术的
——功能的
 上面我讲的高端产品,是艺术多一点,材料讲究一点,甚至还有品牌、专利等等内容。消费群体是收入较高、较有生活品味的人(土豪不在此列)。
但社会的消费大众,讲求品味、高收入高消费的人,毕竟是少数,因此高端产品所占的市场份额,一定不大。理论上,越发达的国家,占份额比例可能越大。
市场上占最大份额的,肯定是中下端的产品,讲求功能性,外观看得过去就行了。世界性品牌的宜家家具、美国的Ashley、中国的全友家具,都是中下端的产品,却占有大市场份额。
几年前我去成都,就有当地的协会,极力鼓吹当地企业“发展高端产品”,我当时就极力阻止,四川的板式家具,低端产品的战略选择是对头的,因此他们发展起来了,占领了生气勃勃的3—4级市场。如果反过头来去搞高端,搞实木家具,然后跃身到1—2级市场中去厮杀,这是扬短避长,自找死路。
因此当我在南康,又听到有人呼吁“走向高端”,立即毛骨悚然。
南康那么低的起步,那么小的企业组成今天的聚集,欣欣向荣,有他们的优势。让他们做高端产品:
——怎样做?
——做什么?
——卖给谁?
更关键的是,为什么要做高端的产品,好名声?我们的官员喜欢讲高端,连专家学者都爱讲高端,这是一个误区。
低端产品不是烂货,低端产品讲求功能、实用、节约,质量一样有保证。
假如有一个工厂,产品设计如iphone一样简约,材质是可持续并且耐用的,生产过程近乎全自动,价格低端,这样的企业,不是“强”的企业是什么?
所谓的中低端产品,不仅满足了大部分中国人“有的用就好”的初期需求,其实,城市里的年轻人,很多人崇尚“简单的生活”(Simple Life)。

 

下一篇:全国家具批发市场全介绍! 上一篇:没有了

推荐产品